用户6094736750

【维勇维】在冰上脱光光 Chapter3

羌青:

CP维勇维互攻,个人续写第二季


前文接 Chapter2


本章服装节目均为个人设定,非专业有不科学的地方请指出!




       一步入日常训练,时间仿佛就过得快了很多。


       每天早晨两人一起晨跑到冰场,有时候尤里也会加入他们。上午是体能训练和一小时的冰上练习,下午便是几个要参赛的选手自由练习了。维克托有时候简直庆幸勇利的短节目和自由滑在大奖赛之后已经成熟,只需要他在某些步法和跳跃衔接的部分给出技术指导和编排构思。


       ......下个赛季的话,一定要在休赛期就把节目编排全部弄完,不然简直是地狱。维克托一边走着接续步一边想。


       但周围的其他选手还是忍不住去看他:


       明明只是零散的分部联系,却和以前不一样了,多出来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用尤里的话来说,大概就是一种恶心的温柔感吧?


       但让维克托比较挫败的是,尽管米拉他们甚至雅科夫都一下子感觉到了他的变化,勇利对此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某天晚上维克托实在忍不住问出了口:“勇利觉得,我跟以前有什么变化吗?”


       勇利眨眨眼:“维克托不是一直都这样......吗?”


       “......没事,睡吧。”维克托突然觉得,男朋友之前的粉丝滤镜太厚,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事。


       其实勇利是有感觉的,只是很难说清楚。


       原先的维克托是神明的那种完美,而现在......黑暗中勇利脸上忍不住染上一点红晕,大概是恋人的完美吧?


 


       两天之后的休息日,维克托难得早早起床主动做了早餐,坏心眼地端起早餐,走到床边放在床头柜上,然后从中抽出一根面包条,在勇利脸上戳来戳去。


       “小猪猪起床啦。”


       “......咦......今天不是休息吗?”勇利四处摸着找不到自己的眼镜,却被维克托直接架在了鼻梁上。


       “对哦,正好我的演出服做完了,勇利跟我一起去取吧❤。”


       “诶?”勇利睁大原本朦朦胧胧的眼睛,“好啊!”




       一路上两人都有些雀跃,勇利是好奇的雀跃,维克托则是期待的雀跃——对自己演出服的期待,和对勇利反应的期待。


       车一路开到离圣彼得堡市中心有些远的地方,停在一栋小别墅面前。


       “这里......?”


       “我的服装设计师阿纳托利①。大奖赛决赛刚完我就把我的复出决定和服装要求告诉他了,昨天发消息说已经做完了,让我过来取。”


       “什么叫让你过来取!明明是你一副再不做好就要冲到我家来二十四小时盯着我工作的语气非让我今天一定做完!”屋内的人似乎听到了两人在门口的对话,没等敲门就一下拉开,黑着脸冲维克托吼道。


       “我那收藏的那瓶喜马拉雅版的伏特加!满意?”维克托笑着问。


       “......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阿纳托利怀疑地看了维克托一眼,请两人进门吼,随即向听俄语似乎十分费力的黑发青年用英语打了个招呼,“早上好啊!维克托不给我介绍一下你男朋友?”


       勇利显然没料到对方居然如此的直截了当,红着脸小声回道:“嗯我是胜生勇利,您好。”


       阿纳托利显然也没料到之前敢在全球直播中跟维克托热吻的黑发青年本人居然这么腼腆,用一种不可思议的口气感叹道:“维克托我觉得你简直拐带了一个小天使回来!”


       维克托哼了一声强行转移话题:“哈,我休养了半个赛季,运动量不太够,体重有点超标,好酒只能让你糟蹋了。”


       “天啊你居然也会体重超标?”阿纳托利也被这个话题一下子转移了注意力,甚至有些惊恐地问道,“没胖太多吧?我是按照你之前的尺寸做的裁剪。事先不通知别想着让我重新做!塞也给我塞进去!”


       说完把已经放在沙发上的几个袋子交给维克托,便直接把他轰了出去,对一旁有些尴尬的勇利道了歉:“不好意思没能好好招待,那个笨蛋的服装做的太赶,昨天连夜整理完的,不介意我回去补觉吧?”


       勇利连连摆手,九十度鞠躬出了门,用俄语说了句再见之后,便好笑地看到阿纳托利打着哈欠关上了门。


 


       维克托一回家就迫不及待地拆开盒子,拉着勇利一起欣赏自己的短节目服装。


       “!这套!感觉......”勇利看着眼前纯黑的紧身衣,有种异样的紧张感。


       “十分的EROS?”维克托轻碰了一下勇利的耳朵,低着声音问道。随即也不等勇利回答,直接当着他的面脱了衣服,直接穿上全套。


       这套考斯腾平放的时候似乎和一般练习时候的服装没什么区别,但一被维克托穿上,瞬间便展现出一种特殊的性感:衬衣一般的立领一直开到胸膛,一片交错而不显凌乱的羽毛覆盖出两条弧线,一条从左臂的上半部分,跨过腰部,一直到右手;另一条从左手,跨过腹部,一直到右手,终点相交。而左臂的其余部分、腰腹的左侧则完全光裸——如同有飞鸟从他身中穿过,最终停留在右手上。


       震惊过后的勇利保持着一种认真到纯粹的目光凑近维克托,用右手从维克托的左臂、腰腹略过,然后停在右手上。


       “WOW!真是难得的大胆呢!”时间静止了一秒,而后维克托猛地低下头来直接把勇利按在沙发上,却没有下一步动作,勇利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何等羞耻的事情,却因为被维克托按着而做不出除了低下头脸颊爆红以外的任何反应。


       维克托趴在勇利耳边,挑起他的下巴,悄声问道:“呐,勇利,你知道我在向阿纳托利提出要求的时候,是怎么形容的吗?”


       “不,不知道啊。”勇利被迫抬起头,直视着维克托那双冰蓝色的眼睛。


       “我说啊,我的缪斯给了我灵感,也得到了他想要的,却打算就这么抛下我自己离开。我呢,就只好在他离开前,把他紧紧抓在手里,才能安心。”


 


       其余的几个盒子被维克托收起来了,似乎没打算一次性把所有的惊喜都放出来,而是拉着还冒着蒸汽的勇利一路倒了冰场。


       周末虽然不是常规训练时间,但一般也都是有人在自由练习的,然而今天的冰场上一片寂静,勇利就明白了:维克托事先包了场。


       “我第一次成品的EROS,当然只能给勇利一个人看。”


       一片寂静中冰刀划过冰面的声音分明。


       维克托在冰场中心站定,从背后巨幅落地窗透过的光在他身前打出一片柔和的阴影。


       熟悉的音乐响起,勇利再也无法把目光移向别处。


       起手是一段流畅至极的邀舞,音乐短暂的一个停歇时,维克托原本低着的头稍向上抬起,冰蓝色的双眸隐在银发后,却又像宝石一般璀璨地闪烁,然后一个响指,开始了舞蹈。


       热情的接续步掠过大半个冰场,变刃之后用乔克塔步滑出,跟着便是一个他最完美的4F,落地之后毫无停顿地接上蹲踞式旋转。


       骤然站起,向着远离勇利的方向一段倒滑,左手向前伸出,似是在牵着谁同滑一般。而手套尾部的黑羽却熠熠生辉,仿佛在灯光下飞扬——场边的勇利几乎忍不住伸出手去追逐那道身影。但很快的,倒滑又转为正向,紧接着再转为倒滑,步伐变换间,维克托在用肢体诱惑着勇利和他共舞,为他沉迷。


       快节奏的音乐将的冰场烘热,两段上挑的曲调伴随着两次滑动中的旋转。紧接着,节目进入后半段,大一字拖出几米,自然而然地接上一个4S......不,不只是这样,勇利看到维克托右脚刀齿落冰后,左脚又是一个干脆利落的点冰——接3T!


       接续步再一次将节目串联起来,这一次,不再是之前的邀请的感觉,而是已经将人牵在手中一般,诱惑中多出几分温柔。


       音乐到了最后的高潮,踩着拍子一个恰到好处的3A成为整套节目的收尾跳跃,最后进入联合旋转,中速的躬身,高速的直立,又一套的从蹲踞到躬身,最后定格在托手轻吻的动作上。


       光影交织,隐约有汗水从银发的梢尖低落。


       勇利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让这个男人离开自己身边。


 


TBC




①阿纳托利:私设的维克托私人服装设计师。


最后写的好羞耻///////




 



评论

热度(162)

  1. 用户6094736750不想起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