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6094736750

collection

"緔宁:

一个蓄谋已久的小短篇,配合BGM 食用更好。 BGM:Last First Kiss—One Direction


 维勇only


 有私设


 有ooc




        Collection


  胜生勇利喜欢收集关于冰上帝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东西,但这似乎不是一个秘密。你可以去问披集大佬,他会跟你绘声绘色的描述一下勇利在底特律收集了多少关于维克托的东西。签名海报,限量版手办,香水等等一系列东西。如果你要问太贵了怎么办?披集犹豫一下,然后会神神秘秘的告诉你。“那你有可能就会收集到一个疯狂减肥的勇利了哈哈哈”


  


  似乎小的时候勇利从优子哪里得知维克托这个人之后便义无反顾的崇拜上上了这个冰上的帝王,他的人生一大部分的构成元素就是维克多。一开始喜欢滑冰的原因很简单,就只是单单纯纯的喜欢。得知维克托之后这种单纯的喜欢就变成了一种执念,是不是自己再滑技术的好一些,表现力更强一些,就会离维克多更近一些?可以和维克托站到一个平台上?勇利也渐渐开始收集关于维克多的一切东西,只要能市面上买到的几乎他都有。这当然不是一种极端的收藏癖,只是他觉得这样维克多就像鲜活的存在于他的生活里一样,就像维克多一直在支持着自己滑冰一样。


 


  勇利偶然间获得了去底特律训练的机会,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Yes的选项。但是等到他过于匆忙的做出决定之后之后带给他却是对自己的一系列不确定。是否能在底特律独自生活?在那里会不会得到关于滑冰技巧的提升?回来之后自己是不是毫无提升?这样的问题似乎就像柔软的绳子绕成了一个死结,紧紧拉扯着他的神经。然而当他一遍遍看维克托滑冰的录像时觉得这其实又不是一个问题,就算前一天他在底特律的练习场上四周跳摔多么的惨,脚上的伤疼的再怎么厉害。当他晚上看自己收藏的录像总结维克托的滑冰技巧时却觉得这根本算不上什么。


  


  直到他有一次四周跳落冰时感觉到从脚踝处传来尖锐的疼痛时,他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只是想着4T又失败了。之后就感到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冰面上,周围焦急的声音好像都变成了一阵阵无规则的蜂鸣声。他的意识到这里就出现了断片,在之后醒来就发现自己已经被抬到医院里了。旁边一直守着的披集看着已经醒过来的勇利便手忙脚乱的给切雷斯蒂诺回了电话然后就紧张的问勇利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之类的。勇利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想的却是这一觉睡得真的是很舒服。他刻意忽略脚踝上传来好像提醒似的痛感,安抚性的回答了一下披集其实没有什么事,只是这一次摔得比较狠了而已。毕竟后天还有一场小型的比赛,一定要调整好状态。晚上他在被窝里惊喜的发现了一个新的维克托的比赛录像,他一直循环着视频直到手机自动关机。他闭上眼脑海里全都是维克托四周跳落冰时优美的身影,然后他在对比自己四周跳的不足。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他迫不及待的给手机充上电,在备忘录写下刚刚总结的不足以防自己第二天脑子突然断片。结果打开手机却发现有这次维克托表演的限量版的手办,勇利脑袋上仿佛挂满了一排黑线。exm?既然这样,那我除了买还有什么选择。他捂住了后面的价格点下了购买键,然后祈祷ciao ciao可以让自己后天练习四周跳。


 


  比赛的前一天他在冰上沉思了一下还是选择尝试一下四周跳,脚下传来清脆的声音提醒他四周跳他终于不是以亲吻冰面的姿势落冰时,他听到了两声分贝很大的呼唤。一个是来自披集的“天哪勇利你的四周成功了哎!!!!!”另一个则是切雷斯蒂诺的怒吼“勇利你怎么又跳四周明天就要比赛了你能不能关心一下自己。”他站在原地,不知为何却模糊了视线。


 


  直到他比赛上场之前,他才告诉自己的教练他要把那个最后的接续步再加上4T+2T。切雷斯蒂诺难以置信的睁大了双眼,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给勇利一个拥抱。从教练的角度他当然希望勇利能在跳跃技巧上有大的提升,从个人角度来看他却很心疼眼前把自己逼的太狠的大男孩。


 


  前半段的表演和跳跃基本上都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到后半段,切诺斯蒂诺紧张的注视着冰上人的身影。勇利是带伤上阵,之前的四周跳不是怎么完美但是完成度很高。即使这次的联合跳跃成功的话,勇利脚踝上的伤会加重到什么程度都是个未知数。失败的话后果更是不堪设想,到底是什么能让勇利这么不顾一切的做出这样的选择?就仅仅是因为获得一个小比赛的优胜?这个判断似乎太过浅显。切雷斯蒂诺在思考的时候被欢呼声拉回了现实,在广播员播报着胜生勇利是多么的令人惊喜时切雷斯蒂诺想的却是以什么样的说教方式能给勇利长个记性。


  


  最后的结果是勇利以五分的分差拉开第二名取得了优胜而结束,然后他高高兴兴的回去签收了自己的手办。


 


  这样的收集似乎到了勇利的第一次GPF大赛画上了一个局促的结束符号,他在GPF上拿出了自己平生最烂的的状态来迎接了他期待的比赛。回到长谷津的他并不想和任何人见面,甚至没有去看维克托的比赛录像。他只是想着结束吧,这场好像只有他自演自导的剧场。


 


  但是勇利却没有想到维克托会以一种鲜活的姿态闯入他的生活中。


 


  维克托来到长谷津当他的教练,他那么拼命去滑好Eros只是想让维克托留在他的身边,用一种鲜活的形式来告诉自己维克托已经不是以一个海报的形式在他的生活中存在着。所以才会有私心让维克多多注视自己一点。他只是想把这种回忆深深地印进自己的脑海里变成自己唯一的collection。


  


  之后的勇利好像换了一种收集方式。日常训练他偶尔也会拍几张照片,贴到一个小本子上。绝大多数是图片,有的时候也会在图片下写上几句话。只有从一张维克托把勇利扑倒之后的的照片开始,他好像才开始在照片下面渐渐写上文字。但是在那张照片下面却只是简单的写上了“只是想让你陪着我,笨蛋维克托教练。”后面几乎是旅游时候的照片,零零散散的记着一些有趣的事情。标着日期的后面一般都会有他自己的类似生活笔记的文字,但有一张只有他关于手上戒指的特写,只是用黑色签字笔在当天的日期点了几个浅浅的点。想要说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之后的他两天什么都没有往这个本子上写,跨过这两页之后便是记录着在俄罗斯训练时候的点点滴滴。


 


  然后机智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在勇利训练的时候翻出了这个本子。作为一个合格的丈夫他当然知道有时候勇利会在本子上写一些东西,他也就只是好奇,如果他想要看这个本子上的东西勇利说不定会去亲手交给他。但是以一个偶尔满足一下好奇心过盛的人为理由勇利也不会拒绝他的吧?


 


  等到勇利回来的时候就看见维克托斜靠在玄关哪里手里拿着一本书,从站姿上不难看出维克托已经维持了很久这个动作。维克托抬头微笑看着勇利说“我们是不是应该讨论一下关于这个本子空白两页的问题?” “你的以后不都在写在那两页上了吗?”勇利低下头在玄关换鞋,等到他刚刚直起身体想要去厨房准备晚餐时维克托便把他压在了地板上,但是体贴的用手护住了他的后脑勺。如果我磕成脑震荡的话今天的晚饭怎么办?来自被亲的迷迷糊糊的胜生勇利先生。


 


  在做晚饭的时候维克托全程挂在勇利身上,并且轻巧的避开了来自勇利先生的所有肘击。吃饭的时候维克托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疑问“勇利是不是以前有在收集我的东西?” “嗯。” “那之后为什么不收集了?” “因为我有了这个”勇利点了点放在一旁的本子。“那现在为什么写的又少了?” “因为你一直在我身边”


  


  勇利看着对面的维克托突然捂住了脸。“维恰?”没有人搭理。“维恰??”还是没有回应。勇利赶紧走到维克多旁边,他拍了拍维克多的肩膀。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的他又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推到地上进行了一个法式深吻。这次但是勇利想的是,戒指碰的我好疼。


 


  在两个人把那顿吃了一般的晚餐抛在脑后并且进行了深刻的爱交流之后,维克托还是觉得有必要让勇利把那个本子写下去当然并且想在那个本子剩余的页数里反客为主。他轻轻地问了一句勇利迷迷糊糊的答应了下来,然后就抱着被子睡了过去。维克托在勇利的唇角落下一吻 “ Спокойной ночи ,Спящая красавица ”


 


 


 


第二天勇利是被早饭的香气唤醒的,他洗漱完就看见维克多拿着它的本子不知道在写些什么。维克多就像一个小学生一样捂住本子不让他看见写的字,却在晚上的时候把本子还给他,新的一页上多了几行优雅的俄文。但是他也没有心思去翻译,只是在俄语下面几行的位置又添上了几行日文,然后交换日记的第一天就画上了句号。


  你知道吗?你所收集的collection每个都拥有自己的回忆,或大或小。他们本来没有生命,但却在你赋予它它所对你的意义时鲜活起来。感谢在我的生命中出现了你,我不知到我错过了多少有关于你的事情,但是我愿意用我仅有的余生去弥补那两页的空白。———Victor Nikiforov


 


 


 


  亲爱的,任何作为载体的东西在时光的巨轮下都显得脆弱不堪。现在的我以目光为笔,回忆为纸,生命为轴。将所我们所有生活的细枝末节合为一体,这是只属于我们的最宝贵的collection。         ——Yuri  Katsuki


 


 


  那之后的所有俄语和日语交缠出了一个字,它有一个很通俗的名字,叫爱。



评论

热度(67)

  1. 用户6094736750"緔宁 转载了此文字
  2. 蕉仔~全職葉黃狂熱中❤拖延症晚期"緔宁 转载了此文字